中国信贷结构继续改善,不应忽视人民币

日期:2019-09-22编辑作者:农业资讯

央行将从四大方面入手加强调控 加大对农业等的信贷支持力度

摘要:眼下,货币反替代正越来越深刻地改变着中国经济和金融运行全局,很大程度上,短期外债正在扮演着社会融资的调节器和人民币汇率套利工具。政府宏观调控政策在一定程度上被稀释,货币政策被对冲。因此,维持人民币的实际汇率,消除社会已存在的人民币升值预期...

  融资规模合理增长 贷款投放定向发力

“2007中国金融形势分析、预测与展望专家年会暨第三届中国金融专家年会”,2007年3月31日在北京隆重举行。以下为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吴晓灵演讲全文。

  眼下,“货币反替代”正越来越深刻地改变着中国经济和金融运行全局,很大程度上,短期外债正在扮演着社会融资的调节器和人民币汇率套利工具。政府宏观调控政策在一定程度上被稀释,货币政策被对冲。因此,维持人民币的实际汇率,消除社会已存在的人民币升值预期,是近中期内要优先考虑的抑制反替代任务之一。

  中国信贷结构继续改善(经济数据“半年报”怎么看)

吴晓灵:谢谢主席先生。尊敬的成思危副委员长、各位来宾、各位女士,大家上午好。

  时隔三个月,经过谨慎观察,央行再次启动了货币政策工具,宣布年内第三次加息,表明了严控流动性总闸门的坚定决心,然而,不能不看到,货币政策在管理流动性方面似乎已渐有鞭长莫及之感。自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货币信贷规模急剧扩大,各种资产价格全面上升。在人民币升值预期的作用下,居民增持本币资产和减持外币资产,导致基础货币过度投放,进而造成货币过量供给“货币反替代”问题。笔者以为,货币反替代是人民币国际化渐进进程中的必然现象,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有有利的一面,也有妨碍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并影响货币政策对宏观经济的效用等不利的一面。眼下,人民币“货币反替代”正深刻地改变着中国货币供给与需求结构,其可能引发中国宏观金融运行的重大风险,决策部门对此应高度重视。

  ——本报专访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

非常高兴有机会和大家一起共赴这样的金融盛会,应该说金融论坛已经是中国金融网的中国金融年会第三届,在此,我和成思危副委员长一样,以一个专家个人的身份讲讲对货币政策形式的一点看法。

  所谓“货币反替代”,是指在一国的经济发展过程中,居民在本币坚挺且存在升值趋势下,普遍看好本币的币值或在本币货币资产收益率明显高于外国货币资产收益率时,改变原来对外币的偏好,从而抛售外币资产,持有本币资产,使外币过分集中于中央银行的行为和现象。

  本报记者 罗 兰

应该说,2006年,我国的国民经济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发展,经济金融运行总体形势较好。消费需求增长加快,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高位趋缓,对外贸易快速发展;居民收入、企业利润和财政收入均有较大幅度提高;价格走势总体平稳。货币信贷过快增长势头有所缓解,信贷结构进一步优化。2006年,GDP增长10.7%,CPI上涨1.5%,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长16.9%。2007年,政府对经济运行提出了引导性指标,在优化结构、提高效益和降低消耗、保护环境的基础上,GDP增长8%左右、CPI涨幅在3%以内、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长16%左右。

  一定程度上而言,“货币反替代”现象的出现,是中国经济在转型过程中资本项目尚未完全开放条件下一种特有的金融现象。经济高速增长、体制转轨,以及对外开放程度提高,使中国成为巨大的套利市场。“货币反替代”的目的在于追求高额套利收益,其潜入的渠道多,这其中短期外债是货币反替代的突出体现。《2010年中国跨境资金流动监测报告》显示,我国对外债务短期化的特征日益突出。2001年至2010年,短期外债增长贡献了外债增长的83%。而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我国短期外债余额达4116.5亿美元,占外债余额七成以上,占比连续八个季度上升,并严重超过国际上25%的警戒线。

  央行金融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融资结构有了明显改善。人民银行[微博]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日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今年年初以来,人民银行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运用货币政策工具,保持适度流动性,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当前金融运行基本平稳,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适度增长,信贷结构继续改善,市场流动性比较充裕。

从1-2月经济运行情况来看,2007年经济增长仍可能高位运行,价格有上行压力,但能控制在预计的幅度之内。2006年11月12月,受食品,特别是粮食价格涨价影响,CPI出现较大幅度跳升,12月份同比CPI达到2.8%。尽管受春节前价格涨幅一般趋缓等因素影响,2007年1月份同比CPI较上月有所回落,但仍达到2.2%,2月份又回升至于2.7%。1-2月份,CPI累计同比上涨2.4%,比上年同期相比高1.1个百分点。目前,粮食价格在国家粮食宏观调控的作用下已经回稳,但粮食价格走势易受国内外各种因素影响,依然存在着较大的不确定性。此外,粮价上涨的连锁推动效应正在显现,可能成为影响价格总水平的重要因素。

  谁都明白,当前人民币实际收益率及其预期收益率普遍高于其他货币实际收益率,在人民币升值预期和本外币正利差的情况下,市场主体资产本币化、负债外币化的倾向在增强。一方面,在从紧货币政策环境下,各大商业银行在缩减信贷规模,希望通过减持境外资产、增加境内外汇贷款来大量举债。今年一季度的登记外债余额中,中资金融机构债务余额为1562.66亿美元,占42.59%,成为我国短期借债的绝对主力。

  支持实体经济力度加大

从货币信贷数据看,自2001年以来,我国广义货币供应量M2和贷款指标领先CPI约10-12个月。2006年上半年货币供应量和贷款增速持续上升构成了当前CPI上涨的压力,而今年1-2月货币供应量和贷款增速上升将会成为影响未来CPI上涨的压力。

  而另一方面,银行体系内流动性趋紧导致企业新增贷款难度有所增大,企业纷纷在寻找更低成本的融资方式。随着国内美元贷款利率和人民币贷款利率倒挂,国内外币贷款显著增加。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渣打银行一年期美元贷款的年化利率为3%,花旗为2.9%,汇丰为2.7%,东亚银行为5.9%。相比国内商业银行一年期贷款6.56%的基准利率,外币贷款的利率优惠程度不言而喻。经过几次加息之后,人民币贷款利率已经大大高于美元贷款利率。因此,借入资金利率一般低于国内同期外汇贷款利率,以外汇融资等方式支付进口,替代购汇成为许多企业的融资选择。上面所提到的企业短期外债攀升,折射的正是日趋严重的“货币反替代”趋势。

  记者:上半年我国金融市场上货币供应、信贷、社会融资等有何特点?

此外,水、电、石油、天然气等资源性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的步伐稳步推进,对企业在环境保护、职工劳动保障、安全生产等方面要求的提高等,都会推动企业成本及劳动力成本增加。因此,人民银行高度关注未来价格的走势。

  “货币反替代”正对宏观调控产生越来越大的稀释作用。正是由于人民币对外币的反替代作用,造成了人民币持续升值的压力。人民币对外币的反替代程度越大,人们对本币升值的预期越高,就会使得汇率波动幅度加大。同时,人民币对外币的反替代范围越广,程度越深,人们就会越来越多地抛售外币,持有本币,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会越来越大,增加了央行调控汇率的难度,特别是应对国际投机资本对本币冲击的难度加大。

  盛松成:上半年各项数据(包括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都比较充裕,可能会比市场预期的高一点:从货币数据看,3月份M2增速是12.1%,这是比较低的,4月份就达到了13.2%,5月份又高了0.2个百分点到13.4%,6月份是14.7%;从社会融资规模看,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10.57万亿元,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从信贷数据看,人民币(6.1805, 0.0005, 0.01%)贷款增加5.74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了近6600亿元。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今年1-2月投资增幅虽有趋缓,但投资增长快于消费增长的趋势仍未扭转。货币信贷高增长为投资扩张提供了条件,因此,为保持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一方面要加大节能、降耗、减排的力度,另一方面要控制货币信贷的增长。

  随之而来的是,货币紧缩政策被大幅对冲。央行基础货币投放的自主性受到很大削弱。由于货币反替代现象的出现,国内货币供给就不只局限于我国货币当局的发行行为,而货币需求的变动也包括了对人民币和外币两部分的需求变化,这就使货币量的衡量发生了困难。货币的反替代作用,还使国内信贷总量和货币总量超出了央行的控制范围,在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下,外币会通过各种渠道涌入并通过境内金融系统转化为人民币存款或贷款,这自然削弱了我国货币当局对货币总量的调控能力。

  与此同时,贷款结构也继续得到改善。例如,6月末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4.17万亿元,同比增长15.7%,比大型企业贷款增速高5.6个百分点。其中,6月末微型企业贷款增速达到了20.4%。

2007年,人民银行将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继续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进一步加强和改进金融宏观调控。主要从这几个方面来加强这方面的调控:

  货币反替代现象还会进一步导致国际收支失衡。自2001年以来,我国国际收支一直呈现“双顺差”趋势,其中资本项目顺差占比较大,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短期外债大量增加形成的,国际收支顺差越大,外汇储备越多,国际市场的“羊群效应”越明显,这就加剧了我国人民币汇率升值预期的压力,使国际收支不平衡状况“雪上加霜”。

  总体上讲,上述数据反映了当前市场流动性比较充沛,这对于稳增长、调结构有较大的促进作用。

一是,继续加强流动性管理,将货币信贷的增长控制在经济健康相适应的水平。所谓加强流动性管理,主要是指调控商业银行资产扩张的能力,即商业银行在中央银行超额储备的水平。

  而在微观上,“货币反替代”还会留下更多的投机空间。目前,一些中资、外资企业通过外汇贷款包括股东贷款及其境内外资金联动的方式,进行本外币置换:“借外债并结汇→归还国内人民币贷款” 、“借外债并结汇→归还国内人民币贷款→再向中资银行借外汇贷款归还外债”、“借外汇贷款→用于支付货款→出口收汇资金结汇→归还人民币贷款”等方式从中投机渔利。

  记者:目前是否存在流动性过剩问题?

自2003年以来,由于国际收支顺双差矛盾加剧,外汇储备持续快速增长,人民银行被动吐出了大量的基础货币,为维护总量平衡,保持货币信贷合理增长,人民银行早在2003年4月就开始启动央行票据回收多余流动性。对冲规模随着国际收支顺差的扩大而不断增加。为适应流动性的动态变化和动冲操作需要,对冲手段也从最初的主要依赖发行央行票据,发展到综合运用存款准备金率、公开市场操作、货币掉期等多种工具。2006年以来,人民银行5次上调了存款准备金率共2.5个百分点,3次上调了金融机构贷款利率,2次上调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此外,还多次召开“窗口指导”会议,提示商业银行高度重视贷款过快增长可能产生的风险,引导金融机构强化资本约束,树立持续稳健经营理念,提高风险控制能力,按照国家宏观调控政策及产业政策的要求,加强贷款结构调整。

  鉴于短期外债很大程度上正在扮演着社会融资的调节器和人民币汇率套利工具,不断增长的外债进入中国,使得政府的宏观调控政策在一定程度上被稀释,货币政策被对冲,从而难以克服通胀和资产泡沫蔓延、体系外金融高涨、加大跨境资本流入压力、恶化国际收支平衡以及加速人民币升值等一系列问题。因此,宏观调控不能忽视人民币“货币反替代”所带来的系统性风险。维持人民币的实际汇率,消除社会已存在的人民币升值预期,是近中期内要优先考虑的抑制反替代任务之一。

  盛松成:刚才讲了,6月末M2增速为14.7%,可能比市场预期的高一点,但并不能据此说存在流动性过剩的问题。关于这个问题,有两个数字给大家报一下,就清楚了。第一个数字是最近20年(1994-2013年),M2平均增速大概在20%多一点(我们国家的货币供应量是从1994年开始正式对外公布的,截至目前正好20年)。第二个数字是最近10年(2004-2013年),M2平均增速大概在17.2%左右。而现在是14.7%,比近20年和近10年平均增速都低得多。

从政策执行效果看,人民银行近几年的操作基本上对冲了由于外汇占款过快增长投入的多余流动性,使货币供应量的增长从2003年最高的21.6%调整到2005年5月的19%,直到2006年12月的16.9%。由于人民银行在金融宏观调控中,注意通过提高货币政策透明度来合理引导市场预期,注意采用预调和微调方式,各项措施出台基本都在市场意料之中,没有给市场造成剧烈震动。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还要补充一点,现在M2的增速是比较适度的。从近10年货币增长与经济增长、通胀水平的经验关系分析,对于我国货币供应量M2的增速,一般希望达到这样一个水平:GDP增速+CPI增速+2至3个百分点。我国今年的GDP增长目标在7.5%左右,政府工作报告中讲CPI在3.5%左右,再加2至3个百分点,就是13%-14%。目前M2增速是14.7%,离这个区间很近。我们预计,今年全年M2增速会落在13%-14%这个合理区间之内。

今年1-2月,外汇顺差达到396亿元,是2006年同期的3.3倍。如果贸易顺差持续加大,人民银行的对冲力度也会加大,并需要适当地超前预调。

更多

  组合政策解决融资贵

二是,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加快推进市场基准利率建设,推动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逐步发挥作用,完善市场收益率曲线,为金融产品和资产定价创造市场条件,推动金融市场的发展。

  记者:虽然上半年流动性充裕,贷款结构得到改善,但中小企业融资成本高的问题仍然存在。请问对此有何解决措施?

三是,继续按照主动性、可控性和渐进性原则,进一步发挥市场供求在人民币汇率形成中的基础性作用,完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不断完善外汇管理,继续有序放宽企业和个人持汇、用汇限制,逐步放宽机构和个人对外金融投资的规模、品种等限制,继续大力支持有实力、守信用和有竞争力的各种所有制企业“走出去”。

  盛松成:客观地说,我国的企业融资成本确实不低,甚至说比较高。融资成本高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简单地说两条。第一条是和我们投融资体制是有关系的。应该说我国的储蓄率还是比较高的,但是在逐渐下降。同时,我们的投资并没有减少,投资还是很需要资金的。利率从根本上取决于资金供需,这背后是投资与储蓄的关系。第二条是直接融资比例还比较低。间接融资使得企业的资金需求特别旺盛,这也是我们利率高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四是,着力优化信贷结构,加强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金融支持。引导商业银行均衡、合理放款,优化信贷结构,合理控制基本建设等中长期贷款,严格限制对高耗能、高污染企业的贷款,加大对农业、中小企业、自主创新、节能环保以及就业等的贷款支持力度。积极引导金融资源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和区域协调发展。围绕社会主义新建设,引导金融机构加大支农力度。

  解决融资成本高的问题,需要各方面多管齐下逐步解决这一问题,包括短、长期政策的组合。

除上述各项货币政策措施之外,在不断完善金融宏观调控的同时,人民银行还将在2007年配合相关部门大力推动经济金融结构调整。

  短期政策要做到总量稳,结构优,精准发力。具体包括增加支农支小再贷款额度、定向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等、直接融资扩容、提高外币融资比重、运用宏观审慎管理引导信贷投向、规范民间融资和推进市政债等专项债券以及选择性打破刚性兑付怪圈等。

首先是金融市场结构的调整,提高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要在发展与完善间接融资的同时大力推动直接融资发展,发挥市场尤其是资本市场在金融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要继续优化金融市场结构,推动债券市场、股票市场等市场的平衡协调发展,特别是大力发展公司债券市场,同时稳步推进金融衍生品市场的发展。

  解决融资贵的问题,还需要有长效机制。一是改革投融资体制,改变预算软约束;二是大力发展直接融资,逐步降低间接融资的比例;三是积极推进利率市场化。

其次是经济结构调整,减少国际收支双顺差,从根本上缓解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人民币值估值恰当与否不是世界经济结构失衡的重要因素。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主要是来自中国的国际收支双顺差。中国国际收支双顺差与国内消费率过低、储蓄持续大于投资的结构性矛盾以及过多的依赖投资和出口拉动的经济增长方式密切关联,与资源能源价格不合理密切关联。这种结构性矛盾不利于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不利于中国人民福祉的提高。因此,只有在继续加强流动性管理的同时,采取综合措施,加大经济结构调整,才是解决国际收支不平衡、缓解人民币升值压力的治本之策。要落实扩大内需特别是扩大消费需求的各项政策措施,通过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增加农民和城镇居民的收入,提高人们的消费能力;推动社会保障、医疗、教育、住房等方面的制度改革,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增加公共产品供给,降低居民未来不确定性风险,稳定支出预期。在外资外贸政策方面,我们应进一步清理奖出限入,进口替代方面的政策,进一步完善出口退税、关税和加工贸易政策,控制高耗能、高污染产品出口,积极增加进口。稳步推进资源能源价格市场化,加强环境标准的约束力,强化对劳动力的保障水平,在提高利用外资和出口质量的前提下减少国际收支顺差。

  货币政策将保持稳健

此外,我们还应该鼓励企业走出去,更好地运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发展中国的经济。

  记者:上半年市场流动性比较充沛,下半年货币政策是否会收紧?

2007年是中国经济转变增长方式非常重要的一年,人民银行将恪尽职守做好金融,同时也会积极配合相关部门促进国民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可以说2007年国民经济将稳步,货币政策不会有悬念。

  盛松成: 下半年央行将继续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适度流动性,促进社会融资规模和货币的合理增长,改善和优化融资结构,继续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在信贷货币总量已较大的情况下,关键是调整信贷结构、盘活存量,而不是一味地追求总量上的扩张。

  预计今年全年我国的M2增速13%-14%之间,社会融资规模在18.5万亿元左右,新增人民币贷款在9.5万亿元左右。

本文由永利彩票发布于农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信贷结构继续改善,不应忽视人民币

关键词:

寿光二百余农产品获国家优质标志,山东寿光是

第八届中国国际蔬菜科技博览会将于今年4月20日至5月20日在山东寿光举行。寿光是我国最大的蔬菜生产基地...

详细>>

210年农村信息化三级示范项目全面通过验收

11月19日至六日,涪陵区、万州区看作2008年农村音讯化三级示范项目检验收下的终极一站,通过了城市和农村委项目组...

详细>>

德州710万亩秋粮丰收在望实现,2014年泰安粮

据山东省德州市农业局透露,尽管今秋气候异常,全市秋粮生产形势总体仍好于去年,711.6万亩秋粮丰收在望,全年粮...

详细>>